互联网创业互联网创业互联网创业

民法典对网络侵权说“不”雷军为什么提出超级互联网的概念?

因为资本需要新造概念讲故事。

“5G+AI+IoT就是下一代超级互联网。”这是雷军在小米2019年开发者大会致辞时的表示。有评论认为这也是业内首次提出“超级互联网”的概念。民法典对网络侵权说“不”雷军为什么提出超级互联网的概念?(图1)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雷军在大会致辞中表示,5G不仅将给智能终端带来巨大的机遇,更为重要的是将赋能AIoT,成就下一代超级互联网。

AIoT到AI+IoT再到5G+AI+IoT

太费钱简单解释一下相关词:

IoT:可以连接互联网的小型设备,比如智能音箱,智能家电,卡片计算机或其他能联网具有一小部分计算能力的设备。比如首席体验观的这个智能音箱——小爱同学。民法典对网络侵权说“不”雷军为什么提出超级互联网的概念?(图2)

为解决互联网纠纷提供“法律武器”

民法典对网络侵权说“不”(网上中国)

AI:上面说的那些设备连接的互联网上的服务器程序。通过IoT设备不断获取用户的使用数据,建立大数据库,进而通过归纳总结,实现更智能的定制服务,来影响IoT设备的行为。民法典对网络侵权说“不”雷军为什么提出超级互联网的概念?(图3)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将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民法典中格外注重对网络延伸出的民事权利保护,涉及个人信息保护、网络虚拟财产、打赏、电子合同、肖像权、网络侵权等与互联网相关的内容。民法典向网络侵权说“不”,对于互联网领域的长远健康发展意义重大。

人格权条款充满“人情味”

我们再来梳理一下AI+IoT相关概念的发展过程。

据了解,民法典的最大亮点之一是人格权的独立成编。翻开民法典,“人格权”一编集中表达了一切以人民利益为中心的立法宗旨,让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得到法律的确认与保障。

1.

互联网时代,网络暴力、人肉搜索、网络谣言、盗取及贩卖个人信息等侵犯个人人格权的现象屡有发生,公民的隐私权、个人信息等人格权益亟待保护。随着互联网深度进入个人生活,网络侵权的发生范围有扩大之势,民法典对相关情况进行了规定。

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王利明教授表示,如何保护个人信息,如何强化信息收集者、共享者以及大数据开发者的信息安全保护义务等,预防信息泄露等损害的发生,是人格权编应当发挥的重要功能。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网络虚拟世界是自然人现实世界权利的延伸,现实世界所有的权利在互联网环境中都应有所映射。民法典实施后,人格权将成为网络人格权保护最重要的请求权基础。

2018年3月28日,在深圳开幕的2018云栖大会·深圳峰会上,阿里提出了万物智联的三驾马车:IoT、AI和云计算。阿里云总裁胡晓明表示,阿里不仅仅把物联网看做是“连接”,而是在物联网的基础上,能够跟AI、计算能力进行打通,通向一个未来的“智联网”(AIoT)。

阿里的智能音箱是:天猫精灵

2.

2018年4月,百度与硬蛋签订AIoT领域框架合作协议,百度作为AI端,硬蛋作为IoT硬件端,将吸纳20-30家方案商,双方共同筛选一些合作伙伴。同时,百度也在积极布局AIoT安全解决方案,为厂商提供安全服务。

百度的智能音箱叫:小度小度

机器偷拍个人视频后在网络传播、滥用人工智能技术更换画面中的人脸并制作成非法影像作品……公众可能会遇到的“糟心事”,民法典也将成为用户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利器。

3.

2018年11月28日,雷军在小米AIoT开发者大会上宣布:AI+IoT是小米的核心战略,而且未来5年、10年不会动摇,未来五年耗资100亿All in AIoT。

与此同时,民法典对自然人的声音权做出了规定,其中注明,“对自然人声音的保护,参照适用肖像权保护的有关规定。”朱巍指出,这将成为很多音频创作者和平台的福音,他们不仅能够维权,还可以选择更高效的人格权作为请求权基础。

小米的智能音箱是:小爱同学

生活安宁纳入隐私权

目前这三款小家电中,首席体验观亲测,兼容智能设备最多的应该算小米的小爱同学。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中国网民规模已达9.0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4.5%,庞大的网民规模构成了中国蓬勃发展的消费市场,而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等一系列新技术的发展,对公民的权利保护也提出了新要求。

雷军提出超级互联网概念有什么不同?

5G的终极目标是实现万物互联,所以,我们看到雷军提出的超级互联网,不过就是让智能设备通过5G实现真正的万物互联,因为5G所带来的带宽和速率的变化,能让这一切得以更快实现。

民法典尤为注重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二条明确指出,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与此同时,在第一千零三十三条中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权利人明确同意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电话、短信、即时通讯工具、电子邮件、传单等方式侵扰他人的私人生活安宁;不得进入、拍摄、窥视他人的住宅、宾馆房间等私密空间等,这些都是在网络发展出现新问题的情况下制定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很强,也回应了时代需求中审判实践的需要。

小米一直是互联网思维的拥趸者,首席体验观一个朋友曾经从业于小米,据她说,在小米,你如果提出一个方案或者想法,被你的上司说“你这又不是互联网思维了”就会彻底挫败。

而超级互联网,可以想见,这是雷军希望延续“互联网思维”的加持,因而提出了一个类似马云当年提出“新零售”概念一样的“新概念”,但其实,也同样是对原有商业模式及企业理念不伤筋动骨的升级版“新”概念,至于为什么要提新概念,很简单,资本需要新的概念来刺激嘛,有了新概念或者新名词,故事才能讲下去,资本市场才能继续支持下去。

故事快讲不下去的互联网新秀们

恰好今天看到了一篇文章《故事快讲不下去的互联网新秀们》,在此,也分享给各位,文章作者在研究《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时发现,10亿美金到100亿这个档次的只剩下以下几类:二房东,互金,二手车,电影,网课,伪AI,电动车,电商。没有飞行汽车,没有机器人女友,没有black mirror,只有各种听过或没听过名字的——英语网课,幼教网课,考证网课,记账,网贷,卖菜的,卖酒的,海淘的。而这些已经是中国这片土地上这两年最被资本追捧的“科创”产品,估值都被捧到了惊人的数字。

有专家表示,民法典在解释隐私的时候提到“生活安宁,实际上这就是从隐私权中独立出来的安宁权。今后,网络骚扰等情形将有法可依。”

这些上榜的所谓“智联网汽车”,依然在伪概念里打转,不过是把手机上就能解决的事情投射到车载安卓上再做一遍;

虚拟财产并不“虚无”

民法典关乎民众的切身利益,为人民的美好生活提供了法治保障,也令更多互联网新场景有法可循。王利明认为,《民法典》立足现实国情,回应了互联网、高科技、大数据时代信息爆炸和科技进步带来的问题。

所谓“互联网医疗”,不是插号黄牛,就是抢号票贩子这个层次。

所谓“大数据”,10家中有8家额定产品基本都主打贷前审查、信用评估;

比如,近年来,低年龄段网民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消费、打赏网络主播的现象时有发生,引发舆论争议。此次民法典中明确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专家表示,这也明确了若未成年人未满八周岁,则“娃娃打赏”无效,监护人可要求对方返还打赏金额,充分体现出对未成年人权益的保护。

所谓“共享经济”的最终形态:二房东;

而“人工智能”,更是人工智障,目前来看也就是爬行类动物的水平——能看清东西(图像识别),能听个声音(语音识别)。

“游戏账号算不算财产?”“虚拟财产是否能继承?”这些在几年前或许还鲜有人关注的话题,近段时间以来也引发了不少网友热议。

“像‘虚拟财产’这类互联网领域内的新名词,民法典虽然对它的性质没有做出明确规定,但把这4个字写入了民法典。”朱巍说,“下一步我们要做的,是把它讲得更清楚些,考虑到虚拟财产存在人身权与财产权双重属性,所以需要一定的时间、空间和合适的契机来将它讲清讲透。”

虽然我也觉得这篇文章太过悲观,但是,其所反应的中国制造业的路径依赖问题,依然值得中国的企业家们反思,尤其是那些天天喊着物联网却总只打雷不下雨的家电企业们。

未来不是靠躺在移动支付什么之类的老故事上就能赢来的,更不是等着模仿别人的路径就能赢得的。

孙亚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互联网创业 » 民法典对网络侵权说“不”雷军为什么提出超级互联网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