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创业互联网创业互联网创业

石屋怪事(原创)南京举行第七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本轮疫情病毒毒株确认为德尔塔毒株

锄禾日当午,晴空当阳挂。“月黑风高的白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吧?”向荣对着耳边的力宏说道。向荣、力宏,南京大学大二学生,两人都是无锡宜兴人,均以宜兴高考状元、探花考入南京大学,二人因此成为了好朋友,其次再加上二人还同住一宿舍,关系自然非一般了。此二人这二十年来还是首次看到白天太阳和月亮同在的时刻,不仅仅如此,月亮似乎是黑的,明明阳光普照,但是似乎天色相当暗,好像是晚上一样。力宏此刻亦是惊讶,“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天空突然会变成这样?”并非是二人如此,同宿舍的朋友们也是异常吃惊,他们也同样被这景象给蛰伏了。说道向荣和力宏的认识,这还是要从两人初遇开始。那年夏天,高考成绩公布后,两人就是网络上彼此认识了对方,只不过,两人见面的那一天,是在一个月以后了,而且并非是预约,而是正巧在一个大学生求职课上遇到。两人因为从未见到过对方,所以并不知道对方的长相,而是通过名字才认识的。那么即使是那时认识的,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开学后,他们是以非常要好的朋友的身份进入南大的。是什么让他们的感情如此只好呢?这要追溯到在他们那天上完课回去的路上,两人在下课后共同走出了大教室,然后向着那个职业学校的门口走去,但是,二人莫名的在远处街道口转弯处看到了隐隐约约的 门 。对,那是一扇门。
  向荣和力宏两人并肩齐行,他们好似看到远方街口转弯处一扇门,一扇微微打开而又好像似有若无的门,他们起了好奇心,两人决断,终一起前去探视,他们希望能发现什么奇妙的东西,以及一些不为人知的物体。最终,向宏二人进入了那扇诡异的门里面,他们伸头往里面看去,郝然一座大骷髅矗立在偏堂内,二人此时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一向胆小的向荣起来退隐之心,他轻声在力宏耳边说道:“宏,咋还是回去吧。”“好,好,好吧。”回去,他二人想的太天真的,哪里还有什么回去的路啊,后面的是坚硬的石墙。他们二人彻彻底底的进入了一个异空间,或者更通俗的说是他们遇上了鬼打墙,可以说是他们的运气背到了极点,此时二人已经被吓得毛骨悚然。只能在恐怖片里看到得情节,居然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边。二人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进门,为什么要来看,二人回想过后,发现这门出现的很是诡异。正当此人,力宏背后郝然伸出一只惨白的手……向荣道:“力宏,力宏,力宏你人呢,你躲哪去了!”这时他才发现,力宏失踪了,那么,自己此时又在哪里呢,力宏如果在原来的地方的话,他会发现自己不见了吗?向荣越想越复杂。正当他陷入沉思之时,眼前却出现了令他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一幕。
  惊慌失措的向荣失去了理智,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此时在做什么了,他看着眼前出现的无数无尽的黑洞,神情似乎已经凝滞。那无尽的黑洞好像没有底,好像直达地狱。随即,他又置身黑暗,眼前什么也看不到了,但正在此时,他郝然闻到了人类的气息,一张手掌,搭住了他的肩膀。 熟悉的声音传来,在向荣身后的是力宏,还有,还有几个,似乎不是,似乎不是,不是人类。向荣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大脑思想也开始卡壳,好像马上接近脑死亡了。向荣已经无法分清人类和鬼魂了,他常识里的人生总有生路,也开始淡漠。 此刻的向荣就像是被关在黑暗地牢中的仓鼠,毫无反驳的余地,他的头,他的脑,他的思想已经被他的恐惧给占领。突然,力宏再次拍击向荣的肩膀,近乎崩溃的向荣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怎么了,向荣,你刚是怎么了,你的表情,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力宏惊讶了! “你,你,你身边的那里个人呢,怎么不见了,对了,你刚刚去哪里了?”“什么,你说什么,一直是我一个人啊,哪来其他人啊?”“不,不,我真看到了你和你身边的人在前几秒还在一起聊天。”气氛已经近乎窒息,二人无疑都露出了惊惶的面目。 再看下身后,还是刚刚进入时候的门,门外还是那条路,门外的景象依旧如此,好像是刚刚发生过的恐惧只是幻想,好像一切都不复存在,好像一切都是假的,好像一切都是自己恐惧所造成的。但是,向荣眼前的一幕打破的他的推论,力宏呢,刚和他一起聊天,拍他肩膀的力宏呢,他身边的那些人呢,都去哪里了?还有,刚看到的门呢,门外的景象呢,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原点,一切都回到了那个黑色的房间。往边上看去,周围依旧一片静寂,被黑暗所笼罩。向荣分不清自己的神智了,他甚至怀疑这是一个梦。如果这真是个梦该多好啊!

  7月27日上午10点30分,南京举行第七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对最新进展进行通报。

南京举行第七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本轮疫情病毒毒株确认为德尔塔毒株

【新增确诊病例31例 累计确诊病例106例】

  发布会通报,7月26日0-24时,南京市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1例。新增报告病例仍主要集中在重点管控区域。截至7月26日24时,南京全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06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6例。

南京举行第七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本轮疫情病毒毒株确认为德尔塔毒株

  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说:“在这112例感染者中,江宁99例、溧水6例,高淳区2例,玄武区、秦淮区、建邺区、鼓楼区、栖霞区各1例。”

【本轮疫情病毒毒株确认为德尔塔毒株】

  这两天新增病例持续增多,发布会现场回应,主要原因是本轮疫情发生的场所特殊性、病毒传染性强。此次引发疫情的毒株传播能力强,传播速度快。本轮疫情发生的场所特殊性,也导致传播面进一步扩大。同时也因为当前阶段扩大管控、密集筛查,正在尽可能、尽早发现病例。从发病日期来看,在昨天上升很快,符合新冠肺炎流行和传播特点。

南京举行第七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本轮疫情病毒毒株确认为德尔塔毒株

  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说:“我们一直在对病例进行基因测序。从完成的病例看,结果显示为德尔塔毒株。其有几方面新特点:病毒传播力强、更加适应人体、复制快、体内载量高,病人转阴速度慢、治疗时间长、容易出现重症。针对德尔塔毒株的特点,必须用更严更快更全面的防控措施,来阻止德尔塔毒株的传播。”

【南京多地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从2021年7月27日起,南京市部分区域疫情风险等级又进行了调整:江宁区禄口街道群力社区金德路63号,马铺村刘家自然村,曹村村山阴自然村、街东自然村,小彭村徐家宕自然村、东岗头自然村,湖熟街道尚桥社区焦东自然村,秣陵街道青源社区翠屏湾花园城,横溪街道许呈社区小呈自然村,东山街道骆村社区天琪福苑;鼓楼区建宁路街道大桥南路10号由低风险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其他地区风险等级不变。

  (郭艺 张正 俞铭义 卓越 报道)

  (本条***版权归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当向荣怀疑这根本就是一个梦的时候,一切返回了当初:在那个南大的宿舍,白天天比晚上更黑的那时。向荣发现自己居然在宿舍,旁边站着力宏与其舍友。不是,向荣他更本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还是,先前发生的都是幻想吗。还有一个更为准确的说法,这是一次轮回,这是一次无止境的轮回。轮回:“六道轮回”,他们认为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如不寻求“解脱”,就永远在“六道” (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 中生死相续,无有止息。这是佛教的轮回。而向荣面临的回轮,很明显与此不符。而是发生过的,将会继续一遍又一遍的无休止的重演,直到人精疲力竭而止。 他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呢,应该还是缘于一个诅咒,要是当时他和力宏不进入那扇门的话,诅咒是绝对不会早上他们的。但似乎是一种魔力吸引着他们,让他们进入了那个“鬼门关”。向荣无法阻止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明明知道不能进入那扇门,可是他还是无能为力,继续重演的眼前的一切。向荣依旧在那个阴森黑暗的屋子里面,上次向荣应该是死掉了,不然轮回是无法启动的。这次还是 要 重演 那个 结果 吗? 向荣一次一次的问自己,可是一切终究无法阻止,力宏还是消失了,他还是进入了最后那一个至暗的房间,此刻正式至暗之时。向荣已经被他的精神给打败了。向荣先前真正死亡原因是脑死亡,这个屋子,这个诅咒,一开始就是盯着人类大脑攻击的,让恐惧杀死自己。至于那个轮回,应该是另一种诅咒,这绝对不是好东西,而是一个更阴毒更恐怖的诅咒,让人一次一次的死去,一次一次的重演却无法阻止的悲剧。这,才是正真恐怖。 至于这些诅咒如何才能解除,无人能知,或许只有自己克服心理恐惧才能摆脱吧。那么,力宏呢,力宏是怎么消失的呢?
  力宏回头看去,刚开打的门消失不见了,向荣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是鬼打墙吗,向荣向身后的力宏问道。但是,力宏人呢,身后一片死寂。 力宏向身后看去,发现门已经不见了,问了声向荣,向荣不应,力宏继续紧急的问道,发现还是无人回答(此时向荣也在着急的找着力宏)。力宏见向荣不应,第一反应是他已经跑到前一个房间里去了,但是他的推论立马被推翻,前面根本没有门,这里是最后一个房间。力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此时,力宏发现其实刚他们根本没进什么房间,还是,他们被篡改了记忆,要是没进房间的话,那么,现在这里应该还是第一个房间了,那为什么向荣不见了。力宏再向后看去的时候,一双惨白的手郝然掐住了力宏的脖子。 力宏想到,难道自己这么年轻就要命丧此屋吗,既然进屋是死路,那么有死路必然存在生路。力宏不顾身后的是什么东西,一拳向后打去,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掐住他脖子的那双手也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屋子?刚那个是幻象吗?力宏带着思索向前走去,不知不觉,他竟然走进了一个房间。“嗯?不对,我走进了个房间?哪来的房间?”哪来的房间?还有,门呢?力宏不像向荣那么莽撞,他喜欢悉心思考,就在一瞬间,发生了太多太多,为什么会走进一个房间,为什么房间没有门,还是这个房间又是一个幻象。
  故国往事不堪回首,力宏进入暗门之中,正式曾今一代文豪李煜兵败之住所。中国恐怖历史闹鬼皆有缘由,常言道有生必有死,有死有生,呈现在力宏眼前的不可能仅仅是死路,生路依旧是可寻的。世间万物,皆有定律,月明中,弯弯皎洁月光之中,蕴含着多少神秘与虚无。 漫漫长夜,何时是终,力宏深知自己已经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但其强大的心理素质使他没有如向荣那样精神分裂。月光照入怪屋之中,投出力宏淡淡的人影,在这无暇的月光之中,有着力宏多少想不尽的神秘。 月如水,光如水,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生路确实是存在的似乎存乎于诗之间。力宏终于有了头绪:“春水向东流”。而月光射入室内一直往东而去,那是流水落花。 何为春去也,即向西而行,如破西门而出,必然会别有洞天。究竟是天上人间,还是无门地狱,力宏唯有放胆一试。推开西向的门,力宏惊慌失措!他看到的是一幅李煜的画像,五官被棺材钉重重钉入,难道这就是“五钉破相大法”吗?难道这就是诅咒的源头吗?这间怪物确切的说,力宏他所受的就是李煜悲惨的诅咒:伟大诗人无法吟唱诗歌,而散发的泣气吗? 破五钉,实需法力高上之道人,否则无解,必用龙脉,力宏该如何释手?
  力宏渐渐破解怪屋内的秘密,也找到了诅咒所谓的源头,“五钉破相”也并非无法破解。在看似即将突破怪屋的种种屏障之时,李煜的人像后发出了“咔咔、咔咔”的声音,难道是有人在后面?一切谜题接近解开,向荣一直以来恐惧的还是那被五钉破相的李煜无法释怀的亡灵。这直接导致了向荣所在的房间永远是一片黑暗的,而力宏却能在黑暗中洞察些什么。力宏和向荣突然分道扬镳的主要原因应该还是因为李煜,他的亡魂无法得道解脱。 突然之间,旁门被打开了,向荣从里面滚了出来,力宏透过淡淡的弱光,若隐若现的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向荣。他愣了一刻,随即将其抱起,唤醒。向荣脸上毫无血色,有的只是被写满了的恐惧,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力宏不得而知,但他知道任何人在那样的黑暗中,只怕都会大失理智。 向荣从惊恐中醒来,似醒非醒,眼力失去了生命,放佛被操控的木偶一般,动作十分怪异。力宏不解,这难道真的是李煜的错吗?这一切都是李煜做的吗?还是他想来借此来告诉我们什么。不过力宏可以肯定的是向荣绝不可能是受到李煜惊吓的,他此生最崇拜的诗人就是李煜,他只叹他为一国之君,而非得志。不过极有可能是被“五钉破相大法”的阴气所致的。 向荣依旧无法真正的醒来,而力宏却要独自承受这一切,力宏真的能破解五钉破相带来的诅咒吗?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更不能肯定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还记得那个在我们南京大学宿舍月黑风高的白天吗?我们上完课出去散步,随即看到了一扇平时没有的门,我们推开了它,我们进去了,我们都为此后悔了,你我深陷绝境。如今的你,我的最好的朋友,向荣,你绝对不要吓唬我,虽然你我为同性,我性取向也很正确,但是我真的不愿意你离开我,向荣,答应我,不要离开我,不要离我而去,我不准你死,醒来吧,向荣!空洞的回响在了力宏深刻的脑海。 可是现在的向荣已经重度昏迷,不省人事,他的意志受到了严重的摧。如果想让他活下来,力宏必须以最大的能量去唤醒向荣仅剩下的意志。“不要离开我!回来吧!向荣!”力宏那一声声 声嘶力竭的呼吼似乎在向荣心底深处泛起了片片涟漪,呼喊在向荣心底回荡!那一刻,向荣再次睁开了眼睛,不过这次他睁的很吃力,仿佛是最后一次睁眼了。 向荣此刻躺在了力宏的怀中,嘴巴微张,想说似乎有说不出什么,这一刻,向荣已经明白了所有的缘由,原来这一切都是他昏迷后的梦,哪里有什么抓住力宏肩膀的鬼爪,力宏又如何被鬼抓走,有的,只是他独自走在了前头,走进了一个小房间而惊吓过度昏迷。难道想要从这里出去,不用破解力宏所谓的“五钉破相大法”,有时候,意念会帮助他的。 向荣在此刻张开了嘴,好大难度的从嘴里吐出来几个字:“力宏,答应我,好好活下去。”接下来力宏就不得而知了,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南大他自己的宿舍了。而此刻,向荣已经永远的沉睡了!
  -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互联网创业 » 石屋怪事(原创)南京举行第七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本轮疫情病毒毒株确认为德尔塔毒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