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创业互联网创业互联网创业

南京回应外省来宁黄码转码遇阻:提供核酸报告远程转码南京疫情溯源锁定它!这么“毒”,怎么防?

来源:中国***网

8月1日,南京市召开***发布会,通报疫情防控最新情况。

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我来讲一下外地人的转码。关于外地人转码,可以通过家人或者朋友,可以到当事人当时申请苏康码所在的街道办理。如果没有合适代办人的话,可以通过到各个区的线上办理途径去办理,各个区的线上办理途径,南京政务服务7月31号,也就是昨天已经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可以提供核酸检测报告,还有承诺书,然后就可以远程办理转码。

鼓楼区政协副主席、行政审批局局长周彤:第二个问题我来回答,“黄码”转“绿码”,市民很着急,网民很关心!为了尽快解决这一难题,我们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速”。人员力量进一步充实:坐席从最初的26个增加到50个,均由志愿者组成,除12345诉求处理组外,增加了电子邮箱处理组8人,微信小程序处理组10人和审核把关组6人。转码数从每天1000余件,2000余件,提升到了4000余件。申报途径进一步拓展:针对电子邮箱中大量申请不符合条件,严重影响审批效率的情况,我们迅速整改,仅用24小时就在“鼓楼家门口的政务服务”微信小程序中增加了“苏康码”转码申请模块,引导市民规范申请,申报成功率从40%提升至85%以上,审核不通过的原因主要是隔离期未满和核酸检测时限不符合相关要求,如在禄口机场乘坐飞机的乘客必须隔离期满14天,且须出具第14天的核酸检测阴性报告方可转码。办理流程进一步优化:经过五天的运转,管理人员和坐席人员集思广益,对各类场景精细化梳理,设计出12345热线、电子邮箱和微信小程序等三条转码工单办理流程,使得诉求收集系统和苏康码管理系统对接更加顺畅。截至7月31日,我区转码总数已突破1万人,工作效率已接近专班成立前的8倍。但是全区待转码人数还有接近2万人。我们将进一步充实人员,加快节奏,提高办理效率,尽快解决好、落实好。

南京疫情持续受到舆论聚焦,20日至30日,南京已经有190例确诊病例,疫情波及地区已涉及多省市。

今年以来,零星散发的疫情在多地出现,一个名词也不断进入公众视野——“德尔塔毒株”。从广州疫情到瑞丽疫情,再到此次南京疫情,不断敲击国门的“德尔塔”,到底该怎么防?

南京疫情溯源锁定它!这么“毒”,怎么防?

7月29日,南京对全市常住人口、外来人员开展第三轮全员核酸检测。泱波 摄

在全球兴风作浪的德尔塔

编辑/张丽

7月30日,南京的疫情***发布会上,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介绍,南京本轮疫情为同一个传播链,疫情源头为7月10日的俄罗斯CA910入境航班。此外,南京已经完成52个相关病例的病毒基因的测序工作,均为德尔塔毒株,病毒基因组序列高度同源,提示为同一个传播链。

因为南京疫情,“德尔塔毒株”这个经常出现在国际***中的专业名词,开始成为国内民众讨论的话题。

德尔塔毒株最早于去年10月在印度发现,世卫组织将其命名为B.1.617,并在今年5月31日用希腊字母δ(德尔塔)命名。

这一毒株具有病毒传播力强、更加适应人体、复制快、体内载量高,病人转阴速度慢、治疗时间长、容易出现重症等新特点。

按照世卫组织的说法,“德尔塔毒株是目前发现的传播能力最强的新冠变异病毒”。世卫28日介绍,目前,德尔塔变种病毒已传播至132个国家和地区。

南京疫情溯源锁定它!这么“毒”,怎么防?

7月28日,南京街头一处核酸检测点,医务人员在夜色中为市民进行核酸检测取样。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德尔塔有多“毒”?

事实上,南京疫情,并非我国第一次与德尔塔正面交锋。今年以来,广东、云南等地都曾出现德尔塔毒株导致的新冠疫情。

例如,今年5月至7月,德尔塔变异毒株就曾在广州、深圳、东莞等地引发疫情。

在云南瑞丽,今年7月检测的7份新冠病毒阳性样本测序结果亦表明,基因组序列与德尔塔变异株高度同源。

德尔塔有多“毒”?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子健曾表示,从广州疫情观察,德尔塔病毒变异株的传染性和传播能力显著增强,潜伏期或者传代间隔缩短,在短短的10天内就传了五六代。

今年6月,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这样形象地描述:“只要在发病前4天跟病人处在同一个空间、同一个单位、同一个建筑的都算为密切接触者”。

德尔塔的蔓延速度也有国际数据佐证。据美国疾控中心统计,在今年5月,美国新增病例中感染德尔塔毒株者仅为1%,而现在,德尔塔毒株感染者约占近期新增确诊病例的83%。

按照世卫组织本月20日发布的全球疫情分析,预计德尔塔将在未来数月成为全球主要流行毒株。

南京疫情溯源锁定它!这么“毒”,怎么防?

资料图:工作人员在做样本检测。王倩 摄

它有个“极不典型”的特征

按照钟南山的分析,德尔塔毒株病毒载量高,一旦人体感染了德尔塔毒株,在身体里的病毒载量比以前的普通株高。潜伏期短,病毒在人体内的潜伏期大概为1到3天,甚至有些在24小时内就发病。

此外,核酸转阴时间长,病人感染上普通的病毒株,经过治疗后7到9天后核酸检测就转阴性,但此前广东100多例病人中,平均转阴时间为13到15天,差不多高一倍。

除了病毒本身,中招德尔塔毒株的患者还有一个重要特征:发病症状极不典型。

“南京这次德尔塔毒株感染以后,早期症状可能就仅仅表现为乏力,或者嗅觉障碍,或者轻度的肌肉酸痛。所以说它的症状非常不典型。”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江苏工作组医疗救治组专家、东南大学副校长、重症医学专家邱海波介绍。

基于这一特征,邱海波特别提醒,正是因为症状极不典型,民众在佩戴口罩、勤洗手、少聚集的同时,也要及时关注自身健康状况。

南京疫情溯源锁定它!这么“毒”,怎么防?

7月26日,南京“火眼”实验室正在南京国际博览中心加紧搭建,工作人员调试设备。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迎战德尔塔,疫苗还管用吗?

南京疫情发生后,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杨毅本月2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南京本轮疫情的确诊病例中,绝大部分都接种过疫苗。

那么,我们接种的疫苗,防得了变异病毒吗?

按照专家观点,这一问题的答案依然是明确的:疫苗依然有效,接种刻不容缓。

对于南京疫情,杨毅表示,接种过疫苗的病例,总体上症状都比较轻,转为重型病例的几率明显较低,病程也比较短。说明疫苗接种仍具有保护作用。

钟南山也曾在6月表示,国产常用疫苗对德尔塔变异株是有效的,大家应该加快“应接尽接”步伐。他提到,德尔塔毒株的传播中,主要的、重症的病人多为老年人,同时也有孩子,这两组人群应加强疫苗接种。

7月29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对媒体表示,通过在实验室中,将接种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后形成免疫人群的血清,与席卷全球的多个新冠病毒变异株进行交叉中和实验,发现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对包括德尔塔毒株在内的4个典型的变异株,都能够实现交叉中和,换句话说,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仍能提供有效保护。

科兴生物首席商务官杨光也表示,科兴生物也将科兴疫苗接种者的血清与不同变异株进行了中和抗体实验,看到了显著的效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互联网创业 » 南京回应外省来宁黄码转码遇阻:提供核酸报告远程转码南京疫情溯源锁定它!这么“毒”,怎么防?